首页>信息公开>工作动态>市县动态

书屋进农家 书香满浏阳----陪记者采访浏阳农家书屋侧记

湖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(版权局)  时间:2017-07-14

    编者按:627日,浏阳局郑席法同志陪同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记者采访浏阳农家书屋,写了这篇侧记,较好地反映了浏阳农家书屋建设的经验和成就,现予刊发。

  书屋进农家 书香满浏阳

  ----陪记者采访浏阳农家书屋侧记

  千年古县,书香浏阳。627日,有幸陪同《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》记者走进湖南浏阳的农家书屋,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书香农村的无穷魅力。



  文化屋场——农家书屋建在“农家里”

  我们的第一站来到金刚镇金市(何家湾屋场)农家书屋。一下车,即被这里旖旎的乡村风光所吸引,古木苍翠、建筑古朴。“心系社稷乃志士,身怀韬略方贤人”,跨过高高的石阶,穿过长长的走廊,便来到了宽阔明亮的农家书屋。因为恰逢暑期,30多个孩子正在忙着看书借书。听书屋管理员介绍,这个农家书屋藏书达到5.2万余册,每天来这里看书借书的约有20多人次,傍晚和逢节假日更甚。4年前,为方便村民就近借阅图书,更好地发挥书屋的效应,金市社区便把农家书屋搬建到了这里。

  这只是浏阳加强农家书屋建设的一个缩影。近年来,依托“打造全域美丽乡村、建设文明幸福屋场”,浏阳创新方式办书屋,把农家书屋建在居民小区、文化屋场和党员中心户,共建成标准化“文化屋场”362个,覆盖到全市28个乡镇303个村(社区),从而破解了农家书屋“重建轻管”等难题,全域美丽乡村充满书香。

  早些年,如许多农村一样,浏阳主要依托村级办公场所置办农家书屋,尽管每个书屋都有不少于5列书架、2500册图书、100种音像制品和15种报刊的“标配”,但并未发挥出“书屋效应”。比如,村民出入不方便,开放时间不固定;管理员大多由村委会工作人员兼管,群众借阅图书不能及时归还;村里缺乏必要的读书交流活动,等等。有的书屋甚至长期“建而不管”,图书损失严重,管理运行“半瘫痪”。如何管好用好农家书屋,成为一道亟需破解的难题。

  “我们把美丽乡村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相结合,把农村公共文化设施的触角延伸到打造幸福屋场的当中,建成一个又一个文化屋场、农家书屋,让每位党员群众都参与其中,农家书屋焕发了蓬勃的生命力。”听说北京记者来采访,特意赶来的金刚镇党委书记鲁常战打开了话匣子:“屋场里的书屋,离农家更近,更受农家欢迎,成了我们打造幸福家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”。

  农家书屋的文化功能给屋场反作用力非常大,乡村正能量不断传递。鲁书记介绍,近年来,金刚镇依托幸福屋场、宗族祠堂共建成标准化农家书屋16家,遍布全镇各个村居,农民在家门口即可实现借书阅读,乡村里农闲时打牌的少了,读书学习的多了,乡风变得越来越纯朴、越来越文明。

  我们的第二站来到关口街道办事处的七子樟屋场农家书屋。近段时间,书屋管理员罗艳有些忙。前不久,市图书馆将近2万册的新图书分发给30家农家书屋,罗艳领回了642册图书和2个新书架。走进七子樟屋场,只见书屋里置办有20余套崭新的桌椅,屋内窗明几净。书屋内,罗艳一边忙着给新书编码标记,一边挑选出政策法规类、农业科技类的书籍,打算放在显眼的位置。我发现大家都喜欢看这类书籍。罗艳说,“补充更新了这批新书,书籍就超过了2000册。”

  听罗艳介绍,近两年来,七子樟屋场农家书屋的图书逐渐得到了更新补充,现在每天按时开放,管理逐渐规范,借阅图书逐一登记。“来书屋借阅图书的村民越来越多,看书是越看越宽,不少老人还提出来想看名著呢。”金桥村村主任胡自文说,言语中无不透露着自豪。

  书屋协会——农家书屋管理的新路径

  基层农家书屋谁来管?69岁的邹建国摸索出了一套可行的办法。

  临近中午,我们一行走进浏阳荷花街道杨家弄村的建国文化服务中心。只见1.3万余册图书整齐摆放在书架上,百余平方米的活动室宽敞明亮。更加耀眼的,是书屋主人邹建国15年来获得的42本荣誉证书:农家书屋优秀管理员雷锋式文化使者优秀志愿者……

  2002年开始用自己的房子自办书屋,到2008年浏阳市将这家书屋纳入农家书屋建设工程,15年来,邹建国一直孜孜不倦地忙着在乡村和学校推广阅读,为群众阅读提供便利。

  农家书屋本应该就是离农民最近的公共文化服务项目,可现实却是平均人流量、借阅量都不太大。为把农村的文化氛围带起来,让乡亲邻里都能读到书,2012年,邹建国联合16个农家书屋一起,组建了浏阳市农家书屋协会。截止目前,加入协会的农家书屋达到52家。

  农家书屋协会好不好?最终得由群众是否受益来判断。“以往农家书屋单打独斗,图书太统一,没有针对性,读者缺乏参与选择图书的机会。如今这个问题迎刃而解。”邹建国说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就会组织协会间开展阅读活动,哪里的屋场需要怎样的书籍,大家直接沟通好,活动期间就带着急需的书籍带回去。

  6年来,邹建国牵头举办农家书屋协会阅读活动30多场。入会的农家书屋互通有无,相互周转,实现了公共资源的最大化利用。

  在邹建国看来,农家书屋不仅要定期做好补充更新图书,还应将农家书屋管理维护资金纳入农村公共文化事业预算,从而建立多元投入的经费保障机制,实现农家书屋的可持续发展。

  在邹建国的带动下,近年来,农家里的书屋如雨后春笋般发展,大瑶镇枫林村的青年农民刘良臻在自家办起了“汉唐文学公社”,利用新媒体举办读书分享会,吸引到浏阳乃至全国各地“书粉”16.2万人。

  总分馆制——农家书屋产生“溢出效应”

  “全民阅读风尚风靡浏阳山城,浓郁书香气息弥漫大街小巷。其中,农家书屋为促进农民阅读搭建了很好的平台。”浏阳市图书馆刘炜馆长,一谈到总分馆制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“每年4月,以世界读书日为契机,图书馆都会举办‘悦读尚学 书香浏阳’为主题的全民读书月活动。为让农村、农民参与到阅读推广活动中来,我们还依托农家书屋这一平台,分乡镇举办‘我的书屋我的家’演讲、圈圈故事会、‘传承国学、致敬经典 ’主题展、少儿绘本故事讲座、‘亲子共读护照 ’等活动。”

  刘炜说,近年来,浏阳市图书馆还启动运行“流动图书车”,缩小版图书馆成为众多市民的钟爱。宽敞干净的图书车内装备有电子图书借阅机、图书3000余册,定期前往各图书分馆、农家书屋开展流动服务,协助各图书服务点交流图书,互通有无。

  采访中我们发现,通过实施图书馆总分馆制,浏阳在具备条件的乡镇、农家书屋已开设图书分馆12家,这些农家书屋均统一了网络借阅平台,实现了资源共享,开通了长沙地区100余家图书分馆的通借通还图书服务,建起了“阅读直通车”。

  阅读的权利属于全民,农村农民的文化权利更应被重视。如今,因为书香的浸润和农家书屋的兴起,不仅让浏阳众多的新型农民和农村的孩子受益,也成就了浏阳这座城市的书香气质。